rss 推荐阅读 wap

周末在线_今日新闻网_中国新闻门户网站!

热门关键词:  自驾游  as  xxx  请输入关键词  云南
首页 周末资讯 热点播报 中国之声 新闻纵横 综合体育 娱乐星闻 民生热线 科技创新 数码电子 吃喝玩乐

邂逅诗词·周末人物丨“贺鬼头”贺铸:没有好看的皮囊但我的灵魂足够有趣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4:40:48 已有: 人阅读

  有人叫他“贺梅子”,因他曾写出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这样温婉清丽的词句。

  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的度量单位,其实有很大分别。宋代的一尺,约等于我们如今的30.72厘米,七尺约为215厘米。也就是说,贺铸的身高约在两米以上。

  中国古代有许多文学家,他们以美貌出名,比如宋玉、潘岳,还在后世衍生出“貌比潘安,颜如宋玉”这样的赞美词。

  同样的,也有许多诗人、词人,他们长得并不好看,比如晋朝的左思,三国时的王粲,以及更为我们熟知的晚唐诗人李商隐。

  然而正如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水,不曾把他们从文学史、从后世千万人的吟哦中抹去,他们有趣的灵魂,也绝不会被外在的皮囊所掩盖。

  就像贺铸自己,也不以为自己的相貌奇特,反而豪气干云地说:“当年笔漫投,说剑气横秋。自负虎头相,谁封龙额侯。”

  宋史中记载,贺铸十分擅长作曲,常常把别人丢掉的曲子搜集起来,稍加剪裁、组织,就成了新的曲子。

  对此,他不无骄傲地说:“我用笔驱使着李商隐、温庭筠,常常使他们不停奔命。”(尝言:“吾笔端驱使李商隐、温庭筠常奔命不暇。”)

  曾经有一个贵族子弟,和贺铸是同事。这个人骄纵傲慢,目中无人。贺铸经过多方察访,了解到他偷盗公物。

  于是有一天,贺铸把仆役和公差都屏退后,把这个贵族子弟关在密室里。他手里拿着刑杖说:“过来,你在某时盗窃某物去做某用,又在某时盗窃财物拿回了自己家中,是这样吗?”

  在当时的北宋,“重文轻武”是基本国策,因而武职而非进士出身的贺铸,官位卑微,受到了许多轻视。

  “因为生活逼迫,我没有等到正式考进士的机会,就匆匆忙忙去做官了。给人家当侍卫,稍稍违背长官的意愿,责骂还是小事,严重时,他们甚至可以免你的官,随意践踏你的生命。为了侍奉父母、养活妻儿,我只有低下头来忍受一切。”

  贺铸很有豪侠的气质,年轻时的他喜欢议论当朝大事,且批评不留情面。即便是朝廷上权倾一时的大官,只要稍不中意,他便会毫不顾忌地辱骂。

  然而经历过长久的沉沦下僚、到处漂泊的生活后,他才突然明白理想与现实之间,隔着那样遥远的距离。

  词人回顾生平,少年时的自己,侠气干云,肝胆照人,重然诺,轻生死。与友人或策马奔驰,或开怀畅饮,那是多么自由自在、轰轰烈烈的时光啊!

  可如今的我,却如成千上万官职卑微的武官一般,被派到各地打杂。笳鼓敲响了,战争爆发了,想我这悲愤的老兵啊,却无路请缨,不能上阵杀敌、为国尽忠。

  就连随身的宝剑,也在秋风中发出愤怒的吼声。我只能满怀惆怅,登山临水,将所有的愤恨,寄托在一根根琴弦中。

  宋徽宗崇宁初年,政坛山雨欲来,新一轮的即将开始,紧张的空气笼罩朝野。贺铸对仕途愈加失望,于是写下了一首《蕙清风》,表明归隐之意。

  北宋词多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,唯有贺铸是英雄豪气与儿女柔情并存,他真挚凄婉的浓情常常不由自己地流泻于笔端。

  词人说,你看啊,有一个身姿很美的女孩,我每天都看到她走过,可是她从来不走到我这里来,她离我不过一条横塘路而已啊。

  我于是只能目送着她的芳尘,我想象着,这样美的女子,她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?又是谁陪着她一起度过那锦瑟的华年呢?

  当明亮的月光照耀在她高高的楼台,当高大的树木开满繁花在她庭台的两边,大概只有春神能知道她的消息了。

  在这长满了香草的横塘路上,已是日暮黄昏了,我等待的女孩怎么还没出现呢,我只好用我的彩笔写下这些断肠的句子。

  你如果要问问我的闲愁有多少?我的闲愁啊,就像那水道路旁的青草那样多,就像那满城随风飘动的柳絮那样密,就像那暮春夏初梅子时节连绵的雨那样长啊!

  因这首词太过出名,宋金词人步其韵唱和仿效者多达25人28首。一首词而吸引众多不同时期的词人来和作,这是唐宋词史上独一无二的现象。

  如果说这首《横塘路•青玉案》还只能算“闲愁”,表达一种追恋理想中美人、可望不可即的怅惘,那么这首《半死桐•鹧鸪天》则是真正的“沉哀入骨”,其中人事已非的沉痛,大概无过于苏轼的《江城子》了吧!

  贺铸中年以后曾经多次路过或客居苏州,前一次他还是与妻子赵氏一同来的,后一次他却已是孤身一人。

  苏州景物依旧,可曾陪着我絮语家常、携手共赏美景的人,却已不再了。我们一同来的,为何不一起回去呢?

  我已老了,白发苍苍的我就像一场清霜后半死的梧桐,就像那失去伴侣的鸳鸯,孤独倦飞。原野上,绿草上的露珠刚刚被晒干。我流连于我们曾经同住的屋子,徘徊于垄上长埋着你的新坟。

  贺铸是一位长寿词人,他的歌词创作经历了神宗、哲宗、徽宗三朝,前后约五十年之久。徽宗年间隐退以后,他仍以填词自娱,临老不疲。

首页 | 周末资讯 | 热点播报 | 中国之声 | 新闻纵横 | 综合体育 | 娱乐星闻 | 民生热线 | 科技创新 | 数码电子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周末在线 www.fengswang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-9

电脑版 | wap